婷婷俺去也_婷婷电影网_婷婷社区

院裡的陰風

时间:2020-05-25 15:31:19 出处:婷婷俺去也_婷婷电影网_婷婷社区

  金鳳就奇瞭怪瞭,自己這一輩子怎麼會是這樣一個命運。從小傢裡兄弟姐妹九個自己是老大,作為傢裡的老大金鳳過早的背負起瞭傢庭的重擔。

  到瞭出嫁的年齡本來想著可以過過自己的小日子瞭,可沒想到厄運卻接二連三的向她不斷的襲來。

  剛結婚不久金鳳就懷有瞭身孕,一傢人很是高興,婆婆忙前忙後的樂顛顛的整天圍著金鳳給金鳳做好吃好喝的好一頓侍候。

  誰知好景不長,就在金鳳懷孕三個月左右的時候,孩子意外流產瞭!也許是意外全傢人雖然心裡都不好受但也隻是安慰安慰金鳳而已,對金鳳也沒有說什麼埋怨的話。

  半年後金鳳又一次的懷上瞭身孕,借鑒上一次的教訓,全傢人恨不得把金鳳給供起來養著,什麼也不讓金鳳做,每天隻老老實實的呆在炕上躺著。

  無奈就在金鳳懷孕三個月左右的時候悲劇再一次的上演瞭,孩子又無緣無故的溜掉瞭。

  這一次可不像上一次流產那樣瞭,傢裡的人都翻瞭臉。婆婆咒罵她是懷不住孩子的雞婆,丈夫也是冷言冷語的沒有好臉色對金鳳。

  就這樣在金鳳接二連三的溜掉瞭三個孩子以後,第四個孩子總算是保住瞭。

  好不容易挨到十月懷胎一朝分娩金鳳生下來一個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在一傢人高興之餘,卻驚訝的發現,這個白白胖胖的孩子上眼皮特別的長,長的都耷拉在眼睛上孩子根本就睜不開眼睛。

  帶著孩子跑到醫院,還好不算什麼大毛病,醫生說隻要在不同的年齡段做幾次手術就好瞭,一傢人總算是松瞭一口氣。

  一切都沒有結束,在接二連三的又生瞭兩個孩子之後,一傢人決定說什麼也不能讓金鳳再生瞭。

  原來金鳳生下來的第二胎還是個兒子,並且從外表看也看不出有什麼毛病。可是當翻開孩子後背的時候你會發現孩子的後背一面高一面低而且還相差很多。

  先天性脊柱中空最多活不過十八歲,而且慢慢隨著年齡的增長還會落下行動上的殘疾。聽著醫生的話猶如晴天霹靂,讓金鳳腦袋嗡的一下就癱倒在地上。

  沒有辦法自己的孩子不管他能活多久也要養著,金鳳不顧婆傢人的反對還是決定留下瞭孩子把他撫養到哪一天算哪天。

  第三個孩子是個女孩,生下來一看,面部五官扭曲變形,也就是所說的長的都不是地方,並且右邊耳朵也是生生的殘缺瞭一半。

  你說這樣還敢讓金鳳再生孩子嗎?背地裡好多的街坊都在議論著金鳳傢是被下瞭什麼詛咒才會成這個樣子的。

  從那以後婆婆一傢人都認為金鳳是不祥的東西,所以才會生出一個個殘缺不全的孩子。

  婆婆決定躲開這個不祥的女人免得給全傢帶來黴運。於是留下金鳳一傢住在瞭老宅子,一傢人舉傢搬遷到瞭另一個縣城去瞭。

  望著丈夫那看著孩子厭棄的眼神,金鳳咬咬牙堅持著把三個孩子都拉扯長大成瞭人。

  老大還好,經過幾次手術眼睛基本恢復瞭正常。老二十幾歲就開始發病瞭,脊椎嚴重彎曲變瞭形。每天晚上壓迫神經都疼得睡不著覺,並且還出現瞭並發癥,右腿瘸瞭。

  不管怎麼樣,孩子們都長大瞭,金鳳睜著老眼昏花的眼睛看著自己的三個孩子心裡還是很欣慰的。

  想想這些年來丈夫對自己每每隻知道酗酒打罵,傢裡的一切事物都是金鳳在打理。看著自己由於過度操勞而滿是皺紋的臉和滿頭的白發,金鳳心裡很不是滋味。

  不過還好,三個孩子都好好的在呢,這也許就是對她最好的安慰。幾年過去瞭,大兒子成瞭傢,小兩口在本村買瞭房子分出去另過去瞭。

  二兒子也過瞭醫生預測的死亡時間一晃也到瞭娶媳婦的年齡瞭。這個老二人雖然有病而且現在還殘疾瞭但有一點是誰也比不上的,那就是有一張好嘴,那張嘴恨不得把死人都能給說活瞭。

  在一頓極限的忽悠之下,一個女孩為瞭他與親生父母決裂瞭!一如枉顧的拿著包來到瞭金鳳傢與老二過起瞭夫妻生活,並且在一年以後給金鳳添瞭一個大胖孫子,把個金鳳樂得嘴都閉不上瞭。

  然而幸福的日子沒有能維持多久,二兒子的病情終於嚴重瞭。由於脊柱中空導致瞭造血功能的障礙,白血病這個可怕的病魔悄悄的降臨在瞭剛剛有點笑容的這一傢人的頭上。

  為瞭給兒子不斷的補血以維持兒子的生命,金鳳賣掉瞭傢裡所有值錢的東西,看著因為補不上血而痛的在炕上翻翻亂滾的兒子,金鳳止不住嚎啕大哭。

  然而金鳳的厄運遠遠沒有結束,更大的厄運再一次的降臨在金鳳頭上!

  二兒媳婦在給丈夫買藥的過程中被一輛四輪車撞倒瞭。送到市裡醫院的時候人已經沒有希望救活瞭,好歹用藥可以維持著活幾天。

  望著病床上等死的兒媳,想想傢裡那個因為缺血而瀕臨絕境的兒子,再看看身旁年幼的孫子,金鳳顫抖著身軀木然的從醫院的大門走瞭出來。

  金鳳真的傻瞭,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怎麼瞭?為什麼老天讓她承受瞭所有的不幸?為什麼?為什麼?

  恍恍惚惚的帶著孫子回到瞭傢,金鳳把孫子交給街坊帶著,自己拄根棍子南北二屯的一傢挨一傢的下跪,求相親們幫忙救救孩子,幫幫這個不幸的人傢吧!

  傍晚的時候,殘風中金鳳滿臉淚痕的回來瞭。風吹著她那散亂花白的頭發更顯的蒼老而淒涼,進到傢門的那一刻金鳳終於忍不住大聲的哭瞭出來。

  原來今天出去乞討根本就沒討到多少錢,還被很多人像攆狗一樣被罵瞭出來。撫摸著已經跪腫瞭的雙膝金鳳覺得活得太累瞭!

  就這樣過瞭大概一周左右兒媳婦帶著對孩子的惦念和不舍撒手西去瞭!聽到瞭媳婦的噩耗,二兒子也在當天晚上在極度的痛苦裡結束瞭他年輕的生命。

  夫妻兩同一天下葬,金鳳沒有哭,平靜的拿著手絹擦拭著兒子臨死的時候七竅裡流出的血跡。

  二個孩子走瞭,看著空曠曠的院子,金鳳迷茫的四處打量瞭起來。自己從結婚以後就住在這個院子裡,對這裡的一切都太熟悉瞭。

  這個院子見證瞭這許多年來金鳳的所有不幸!金鳳瞇著眼睛看著,似乎由於兩個孩子的離開院子裡怎麼就顯得有些生疏瞭。

  東邊兩間土坯房,西邊三間土坯房,兩座土坯房的中間是一個土坯倉房。這一共五間的土坯房是金鳳這輩子的所有財產。

  突然,一陣涼颼颼的陰風吹到瞭金鳳的身上。金鳳太熟悉這股陰風瞭,從金鳳來到這個院子的那一天起,在那東邊兩間土坯房和倉房之間就始終有這樣一股陰風的存在。

  原來土坯房和倉房之間相隔瞭大概有半米寬十幾米長的一個死胡同。這個房子是誰蓋的,為什麼要留下這麼一個長長的胡同就沒有人知道瞭。

  由於不分季節這個胡同裡都會陰風陣陣偶爾還會發出幾聲的嗚嗚聲,所以到瞭夏天的時候,傢裡人都愛到這個胡同裡面避避暑聊聊天。

  金鳳記得就在頭幾年的時候,一個路過村子的算命老頭一眼看見瞭金鳳傢的院落,看到瞭那個總刮著陰風的胡同。

  老頭大驚失色的好心跑到金鳳傢裡,告訴金鳳一傢速速搬離此宅,一日不可耽擱。老頭言說,金鳳院子裡的那一條胡同乃是陰路,是通往地獄的通道。

  如果金鳳一傢不速速搬離此地的話,輕則全傢重病,重則傢破人亡,到最後恐怕會落得個全傢死光光的下場。

  當時老頭一說金鳳想著自己這些年的遭遇,這金鳳的心裡可就有點信瞭,可是金鳳那個隻知道酗酒的丈夫可是急瞭。

  拿起一根大棒子,奔著算命老頭就過去瞭“今天我削死你,為瞭騙兩個錢你竟然咒我們全傢死!你馬上給我滾!滾出去!”

  算命老頭一看搖搖頭兀自的離開瞭,在離開的一霎那還回頭看瞭一眼那個胡同。

  今日的慘劇讓金鳳想起來那個算命老頭說的話,金鳳瘋瞭一般跑回屋裡。進屋抓住小女兒和孫子的手拉扯著送到瞭大兒子傢裡,並且囑咐大兒子所有人從現在開始不許回傢,如果想瞭,金鳳會來看你們。

  金鳳心裡明白那個酗酒的丈夫是不會相信她的話的,所以把孩子們都送瞭出去。送走瞭孩子,金鳳的心裡稍微安心瞭一點。

  日子還在照常的一天天的過去,大概一個多月以後金鳳的丈夫倒下瞭。送到醫院被確診為肝癌晚期,沒多久人就去世瞭。

  辦完瞭酒鬼丈夫的後事,金鳳沒有太多的悲哀,因為這個男人沒有給金鳳一絲絲的溫暖和愛護!

  金鳳完全相信瞭那個算命先生的話瞭,一個人傷感的看瞭看這個給她一生帶來無盡噩夢的院子自己的傢。

  簡單的收拾瞭一下東西金鳳離開瞭這裡,帶著全傢人離開瞭這個給她一生痛楚的村子。

热门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