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俺去也_婷婷电影网_婷婷社区

詭異的鼠標

时间:2020-05-21 12:54:08 出处:婷婷俺去也_婷婷电影网_婷婷社区

  像往常一樣,小欣在傍晚才醒來。

  雖然說是像往常一樣,可今天卻似乎有一些不太一樣。因為他這一覺已經睡瞭不知道多久。

  究竟睡瞭多久,小欣想不起來瞭。他隻知道,為瞭通關,為瞭趕上隊友,他拼命地趴在電腦前足足戰鬥瞭三天兩夜。

  終於熬不住瞭,終於睡下瞭,可是這一覺卻不知道睡瞭多久。

  “啊……”閉著眼,小欣使勁地用手捂住頭,搖晃瞭一下。他的頭很沉、很疼,思維也不清晰。就連身體,也是那樣的沉重,那感覺就像是掙紮在泥漿裡。

  強迫著,他睜開朦朧的睡眼:床、被子、窗簾,臥室裡的一切都是那樣的陌生。那粉色,帶著透明而朦朧的蕾絲裝束的一切,都給瞭他一種不可言語的陌生感。

  “怎麼回事?”小欣艱難地想著:“難道爸爸媽媽回來瞭?”

  “不對呀,”小欣意識性地瞇縫著眼,向四周望瞭望,又想到:“即使爸爸媽媽回來瞭,又怎麼會不動聲色地將屋子打掃瞭。好吧,就算是這樣,他們又怎麼會如此地裝扮成女生一般的臥室呢?”

  他帶著疑惑,拖著沉重的身體,掀開瞭被子。

  在下床的時候,他的身體一沉,半跌倒在地上,嘴裡卻流出瞭一些血……

  “紙呢?”沒有找到紙的小欣用手擦瞭擦嘴,又站瞭起來,就打算到屋外去拿紙。在他快要走到門口時,電腦突然發出瞭聲響。聽到瞭那個熟悉的遊戲聲音。他顧不得去管那嘴角無關緊要的血與那些許多奇怪,往電腦旁走去。

  是熟悉的遊戲,小欣一看電腦屏幕就知道:那場景、那畫面、那攻退的鏡頭都完全展現在瞭小欣的面前。

  “我還掛著機嗎?”小欣疑惑著想到:“可是,如果是掛機,又怎麼會去主動進攻呢?”

  “這人技術真差!”小欣吐瞭一口痰,責怪著,就要去搶鼠標。也就是在他搶鼠標的這一瞬間,他遲疑瞭……

  “這是有人在操作呀……”小欣如醍醐灌頂般,突然間警醒瞭過來:“這明顯是有人在操作呀?”

  那鼠標就那樣在他的眼前,像幽靈般來回晃動著。雖然不是那般敏捷,卻清楚地告訴小欣:這是有人在操作呀。

  “這怎麼回事?”小欣揉瞭揉眼睛,發現這就是事實,才害怕地想到:“鬧鬼瞭嗎?可這屋以前也沒有什麼的呀,怎麼會鬧鬼?”

  為瞭確認自己的看法,小欣將手伸向瞭前,一把抓過鼠標,望向瞭電腦……

  小欣原本是想要看電腦上的鼠標箭頭的反應。卻在搶過鼠標的片刻後,在沒有觸碰到電腦前椅子的情況下,椅子溫柔地倒下瞭。緊接著,三兩步般的一陣風沖向瞭門口,開瞭門,又關瞭門。

  “這怎麼回事?”小欣被突然發生的事,嚇著瞭。

  “碰……”門像是被踢開一般突然間,又開瞭。

  小欣被突然間又發生的事,嚇瞭一跳:“誰呀!”一切都靜靜的,除瞭那臺閃動著熒光的電腦屏幕。

  “真是奇怪瞭?”小欣被接連發生的一切感到奇怪,卻又不知道怎麼回事。

  在小欣糊塗的時候,鼠標像被人拿瞭起來,然後從半空中輕輕地扔下。他看著這發生的一切,不敢出一點聲響。

  “怎麼回事?”小欣擔心地想到。正在他想的時候,屋裡的電燈卻亮瞭。

  為瞭驗證自己的疑惑,他又直走到電燈開關處關瞭燈。當他還沒有走回電腦旁時,電燈又亮瞭起來。

  “真有鬼嗎?”小欣徹底地害怕瞭,他不敢相信地看著亮起的電燈。

  “怎麼可能會有……”小欣連鬼都不敢說出來。他是不相信,卻又不得不想到那個可怕的字。俗話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有的事,還是相信一些的好。雖然說人們都沒有見過鬼,卻一傳十,十傳百地談論著那個靈異的東西……

  疑惑著,小欣又將燈關瞭,關瞭,關……

  如此地重復著,那電燈就像是與他過不去似的,在他關瞭過後不久,又重新亮瞭起來……

  這一次,小欣真的害怕瞭。可是害怕又有什麼用呢?傢裡就他一個人,平常又很少有朋友往來,連鄰居王爺爺也隻是聽著他在門外說過話。

  為瞭不那麼害怕,小欣決定讓電燈亮起來,不去關掉。

  “可是,這究竟又是怎麼一回事呢?”看著屋裡陌生的一切,小欣狐疑瞭半天之後,又重新想起瞭這個問題。

  “鼠標怎麼會動?”小欣帶著疑問轉身往客廳走去。

  客廳的一切,更是令他害怕。所有的一切,都變瞭樣,完全陌生瞭起來。

  “難道這不是我傢,我走錯瞭屋?”帶著這個疑問,小欣開瞭門,走瞭出去。

  一切都還是那樣呀,屋外的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樓道、電梯、門牌號……一切都是自己熟悉的。可是,屋裡又是怎麼回事呢?

  又想瞭半天,他還是想不出怎麼回事,頭卻開始疼瞭起來。也是在這時,樓道的電燈開始閃爍瞭起來。

  “咳……”小欣正害怕地看著樓道的燈,卻聽到瞭一個蒼白的咳嗽聲。緊接著,他似乎又聽到瞭輕微的腳步聲。小欣不知道怎麼回事,隻不管怎麼回事地重新回到屋子裡。

  “誰?”屋外剛剛咳嗽的人的聲音。

  “對不起,我是剛搬到這裡的。”小欣剛想回話,卻聽到瞭一個女孩的聲音。

  “哦,我還奇怪怎麼會有聲音呢?”那個咳嗽的聲音,是鄰居王爺爺的聲音。小欣曾經在屋裡聽到過他說話:“你怎麼把樓道的燈關瞭。”

  “我沒有關呀?再說我根本不知道在哪裡關。”那個女孩的聲音有一點蒼白,似乎是強撐著說話。

  “你怎麼在外面站著?”王爺爺沒有繼續燈的話題,問著那個女孩。

  “我……”那個女孩沒有回答,像是想說什麼,卻又忍著沒有說。

  “進屋吧!”王爺爺說完,就是一聲關門的聲音。

  小欣細心地聽著,想著這奇怪的事。他想再次到門外去看看,這時候門卻又開瞭。可是門開瞭,他卻什麼也沒有看見。不是因為天黑,因為那樓道的燈依舊還亮著。

  小欣感到害怕,他不去管那是否開著的門,就回到瞭“原來”自己的臥室。

  這一夜,一切還算正常,也算平靜。隻是小欣始終無法弄清楚怎麼回事,隻是忍著頭痛翻來覆去地睡不著。想到瞭所有的一切可能,卻不敢去想那個可怕的事實:鬼!

  累得渾身虛脫,剛想要睡去的時候,一束毛發掃過瞭他的臉。他用手抓瞭一把,又使勁地扔下,卻聽到一陣尖叫聲。

  “沒錯,這明明就是一個女孩的聲音!”小欣,轉過身,望向瞭尖叫聲傳來的方向。

  一個身穿白色的女鬼,正顫栗著,面色蒼白地望著他。

  “她可別張嘴呀!”小欣害怕她突然間把嘴張開,就那樣生吞活咽地將他吃瞭。也許是因為害怕,也許是因為自己體質太差,見到那個穿著睡衣的女孩,便流下瞭鼻血。

  哦,不,這不是鼻血。這是從他嘴裡流出來的血。小欣剛反應過來,想要擦去的時候,那個女鬼,突然驚叫著喊道:“鬼——”

  那女孩喊完,就沖出瞭屋子。

  “什麼,鬼?”小欣想笑,卻又不敢笑:“我都沒有害怕,她怎麼先害怕瞭起來?”

  “姑娘,一大早的,你尖叫什麼呀?”小欣剛擦瞭嘴角的血,就聽到客廳裡回響著鄰居王爺爺的聲音,當然還有那個女孩的聲音。

  小欣想要看看王爺爺,卻發現他什麼也看不見。

  “難道王爺爺也變成鬼瞭嗎?”小欣想著:“王爺爺那麼大歲數瞭,有個病痛死瞭也很正常,可是那個女孩?”

  “王爺爺……”小欣看到那個女孩在臥室門口畏懼著,像是躲在什麼東西後面:“就在床上,滿口流血……”

  “什麼也沒有呀?”

  “怎麼會沒有?”那個女孩鼓起勇氣,探著頭往裡面看瞭看。就在她與小欣面面相視的時候,那個女孩又一聲尖叫,那聲音直破窗而出,震透瞭小欣的耳朵。

  那個女孩立刻像抓住什麼東西似的,瞬間就哭瞭起來。

  “哪呢?”在哭笑不得的半晌,小欣又聽到王爺爺的聲音:“屋子裡什麼都沒有呀,哪裡會有,血……”

  王爺爺的聲音突然間變瞭,那個女孩像是被拉扯著,離開瞭房間。

  小欣沒有看清那個女的長得怎麼樣,他隻想那個女鬼不要再轉過頭來。因為他害怕那個女鬼在轉過頭來的時候,突然面目猙獰地看著他,又突然間張開瞭血盆大口。

  這個時候,小欣是害怕的,隻是他的害怕,讓那個女孩的害怕淹沒瞭。可是,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帶著疲倦的身體,坐在瞭床上,小欣想著這前前後後的事。

  那個女孩在不久後,就帶著一群人重新進瞭屋,亂哄哄地收拾著,很快就收拾完離開瞭。

  “老王,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在女孩離開後,小欣不知道沉思瞭多久。當他再次聽到瞭說話聲時候,就立即聽出瞭那個聲音的主人是誰:爸爸。

  小欣覺得欣慰,想要立即跑過去,然後抱著爸爸大哭一場。可他來到客廳,卻看不到任何人影,也根本找不到要抱的任何對象。“難道爸爸也死瞭嗎?”

  “都怪我們……”

  “也不能全怪你們,他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偷偷的不上學,成天地玩遊戲……”

  “可是我們也不該不理不問他,以至於……怎麼猝死在傢都不知道……”爸爸的聲音有些哽咽著:“都一周多瞭,才被你發現……”

  “什麼……”小欣聽到爸爸的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願意再聽下去,隻朝著爸爸說話聲音的方向跑去。由於他用力過猛,在什麼也沒有碰到的情況,一頭撞向瞭墻上。

  小欣的第一反應是頭會很疼,可是當他摸他的頭的時候,竟然發現自己已經站在瞭墻的另一邊。

  小欣徹底疑惑瞭,他用手往墻上伸過去,竟然發現,自己的手就像碰到空氣一般,輕松地伸進瞭墻裡。

  “看來,小欣還在這裡……”爸爸對著王爺爺說話,他們沒有看到小欣就站在他們的身後流著淚。

热门

热门标签